哪吒

超级忙碌中处于并将长期处于咸鱼状态

咕咕咕咕咕咕

最近真的太忙了对不起呜呜噫

【瓶邪】和闷油瓶斗智斗勇

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故事
——
第一回合
“小哥,张嘴,吃药!”
别过头去表示不配合。
还顺便把帽子扯上遮住了脸。
啊啊啊!自己是完全被小看了吧!是吧?!
我和闷油瓶的氛围剑拔弩张,仿佛在互相面对一个千年大粽子。
就叫他旅游多穿衣服多穿衣服偏不听,回来就感冒了!
关键是他还表示自己身体倍儿棒,完全不吃药。
没事,硬的不行就来软的。
“小哥,闷大爷,吃药好么,我这里有糖糖,喝了药药给你次糖糖。”用哄小孩的声音说道,我自己都有点犯腻腻。
闷油瓶缩的更进去了,他的整个头在蓝色连帽衫里面缓缓下降。
我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,真像骗小孩的怪蜀黍。
还是被一眼识破的那种。
没办法了!召唤术!
“胖子!!帮忙!!”我喊道。
“胖爷来也!”可靠的胖子在三秒钟内出现在了门口。
我们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他看了看我手中的药,再看了看闷油瓶,表示明白了。
“天真,小哥这么大岁数的人了,你还用糖哄是不行滴。”胖子边朝这边走边说道。
??怎么突然开始扯淡了?说好的心有灵犀呢?
这个时候,我突然闻到一股酒味。
卧槽这死胖子喝醉了!
“要身体力行,就像很多小说里面写的……”这个时候,他刚好走到小哥的旁边。
然后他一个蓄力!
胖子突然像架粽子一样双手把闷油瓶从椅子上架了起来!
如果用一个词形容我和闷油瓶当时的表情。
大概是一脸懵逼。
“胖爷我坚持不了多久!天真!快动手!!”胖子吼道。
回过神来的我只能咆哮着用日本漫画里标准的单手出招姿势,把药朝闷油瓶嘴边送去。
“看!!药!!!”
我相信,在那一瞬间,场面一定是非常精彩的。
堪称勇者斗魔王的完美构图。
但是在下一刻,魔王闷油瓶直接缩骨逃脱。
但是勇者我已经停不下来了。
于是,药就这样完美的灌进了胖子的嘴里。
他的脸色和吃屎没什么区别,直接坐了下去。
这时,里屋传来了闷油瓶的关门加锁门声。
胖子倒在了地上。
“天……天真,我看到了毛爷爷,在河对岸朝我招手……啊,还有马克思先生。”他感觉快不行了。
“同志!你撑住!支援马上就到了!”我握住胖子的手,配合道。
“在这弥留之际……我只有一件事想拜托你。”胖子虚弱道。
“说吧,没事的!!组织上会帮你料理好一切的!”我作出一副悲戚的表情。
“请一定要把这个药……喂给小哥,太他娘大爷的难喝了。”
“嗯!!”
胖子缓缓倒下。
突然又蹦了起来。
“还有一件事……我一定要告诉你……你千万别生气。”
“没问题!!”
“其实……你和小哥那房间,隔音真的很差。”
说完,胖子闭上了眼睛,直接睡了过去。
留下我风中凌乱。
第一回合,张起灵,胜。
——
第二回合
“天真,你昨天喂我那东西真的太难喝了,哪儿来的?”第二天,胖子见到我就问。
“小花给的。”我答道。
“你确定他不是想谋杀?”
我想了想,当时给小花说的时候,他只是以为我感冒了,打算寄点感冒药过来。后来我说是闷油瓶生病,他告诉我药可能要多等一会儿:
“小三爷,毕竟张家的体质不同,普通的药没用,我这里要考虑一下配方,肯定要等久一点啊~”
想起小花最后的一句话,我突然有点不寒而栗。
不过既然胖子没事,喂药还是要继续的。
可是,我发现闷油瓶改变了战略。
他开始玩捉迷藏了。
一上午的时间内,我在树上,墙上,书架上,分别找到了躲起来的闷油瓶。
就像精灵宝可梦一样,差一个【请问你是否要捕获这只闷油瓶】的选框。
中午,他以十分快的速度吃完了饭,同时提防着我和胖子。
下午,我在书桌下,床下,甚至是河里,分别找到了躲起来的闷油瓶。
最后,他似乎是发现了藏在哪里都会被我找到,索性直接站在一棵树上,任我在下面软磨硬泡。
“小哥~”
“张大爷~”
“喝药了~”
我在树下一手端药一手拿糖,一声声的哄着。
闷油瓶在树上,面无表情。
我抬起拿药的那只手,发现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放下手,恢复面无表情。
抬起手,皱眉。
放下手,面无表情。
抬手,皱眉。
放下,面无表情。
我乐在其中的重复了几次,然后突然发现闷油瓶的表情不变了,冷冷的望着我。
我心道这下更难办了,只能扯出尴尬的微笑。
“小哥,我端久了,手……手抽,见谅。”
谁知闷油瓶竟然直接跳了下来,干脆的拿起药一饮而尽。
这份勇气,非吾等可比。
要不是左手拿着糖,我肯定给他鼓掌了。
然后,他捏住我的脸凑了过来,用他的嘴封住了我的。
一丝温温的液体灌入口腔。
我靠靠靠靠!!什么鬼鬼鬼鬼玩意这么难喝喝喝!!!!
意识到事态不对的我马上想逃走,可那闷油瓶子力气极大,起码给我灌了一半进去,才终于放开。
“咳……咳咳”我现在只觉得满脑子都是苦的,苦的犯恶心,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真正苦涩的眼泪。
我的糖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闷油瓶拿走了,他把糖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“想要么?”他问。
我只能点点头,这味道太让人难受了。
他把糖朝我嘴边递过来,我配合的张开嘴。
马上……马上就能从这苦味中解脱了。
在那颗糖即将进入我嘴里的时候,闷油瓶他!
他!!
把糖塞进了自己的嘴里。
然后直接越过我进了屋。
我的手握紧,再松开,又握紧。
“张!!!!起!!!!灵!!!!!!”
据胖子所说,这声咆哮,响彻全村。
第二回合 张起灵,胜。
——
第三回合(最终战)
后来,我寻思着,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,要不然和闷油瓶好好说一下,这种事情,谈谈条件也是可以的嘛。
于是,晚上我便抱着枕头,去找闷油瓶。
“小哥,身体还是很重要的,药是苦了点,大不了兑点糖,得让感冒快点好起来才行。”
“嗯。”他翻着书,轻描淡写的回应道。
我看着他,下定决心道:
“小哥,只要你肯喝药,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!”
他回过头看着我,似乎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。
“什么都答应?”
“什么都答应!”
“好。”
然后他便一下子把我扑倒了。
他的额头贴着我的额头,我感觉他的体温有点高。
我们交换着呼吸。
之后他掀开了我的衣服。
他的手慢慢的从我的胸腹摸到了腰侧。
“吴邪……我想要……”
我闭上眼睛,静静的等待着预料中的发展。
“……你每天晚上陪我一起跑步。”
说罢,他捏起了我腰上的一块软肉,然后又松手。
他松手的一刻,我感受到了肉在颤抖。
等等……这不对啊……
大哥你不按套路出牌啊?
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“我想要你”之类的然后开始酱酱酿酿么?
合计你是在嫌我太胖了??
我只觉得又羞又气,一把扯下我的衣服遮住肚子。
“跑就跑,不如现在就去跑!”
“好。”
于是,我便开始了我的夜跑生活。
雨村的夜很静,天很蓝,星星很亮,我就和闷油瓶这样默默的跑着,同步着呼吸和心跳。
其实还挺浪漫的。
但是要抛开闷油瓶只是把床上运动放在了早上这一点。
后来我连续三天全身酸痛,小哥也开始乖乖的不失踪了,胖子每次看到都打趣我。我也懒得和他解释了。
“你看胖爷我说什么,身体力行果然管用。小天真,你为我们的革命事业作出了贡献,胖爷我尊敬你。”他一脸淫笑。
“滚滚滚。”我全身痛的懒得理他。
不过,就这样,闷油瓶终于开始好好喝药。也不咳嗽打喷嚏了。
眼下,我看着正在面无表情灌药的闷油瓶。
“我还是很厉害的嘛。”
这样想着,我便快要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在入睡前一秒,有一颗糖闯入了我的牙关。
与此同时,还有一双唇轻触了我的脸颊。



好甜。
第三回合(最终战) 吴邪,胜
——
ps.最后小哥和小吴同志的体质都得到了提高,真是一个完美的结局呢。
pps.写这个的初衷是想到,小时候总是想吃糖,大人告诉我长大以后自己能买很多糖吃,但是再怎么都没有儿时的那种满足感了。
所以,珍惜眼前的烦恼……大概……这样想着,写出了这篇文。

星辰或你,世界或我(瓶邪only)

(接刚去雨村没多久的小短篇,新手上路多多包涵)
我现在正在去往内蒙古的飞机上。
并不是因为内蒙古有什么大斗或者别的什么,只是单纯的旅行罢了。
时间回到三天前。
“小哥,天真,出去旅游考虑一下?”胖子一回来就不怀好意的说道,边说边搓着手,十足的狗腿。
“你怎么突然想起说这个了,童心大发想出去玩了?”
“我不去我不去,你们去,胖爷我给你们包来回火车票。”胖子一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模样。
我丢了一个死鱼眼,道:“无事献殷勤,后面你知道的,说吧,你的目的是什么,航母抛光还是导弹制造。”
“哎呀我这不是看你们新婚燕尔,连个蜜月都没有,总待在村里多不好啊,你看小哥迟早自闭,说不定他已经抑郁了呢!”
我转头去看闷油瓶,确实,他最近望天的时间明显增长了。
等等,
“你说什么新婚什么蜜月!”
“行行行当我没说当我没说,不过我关心同志的心情还是没变的!”胖子摆摆手往后退了两步。
“不骗人?真的没有其它目的?”看着胖子一脸撞上好事的傻笑,我甚至想带他去医院看看。
“真的真的。看来回火车票我都给你们买好了,你看内蒙古咋样。”
“小哥!去内蒙古吗!”我转头问道。
尴尬的沉默了半分钟,闷油瓶淡淡的回了句“嗯。”
我转回来向胖子:“可以,不过我要飞机票。”
“哎呀你这不是为难胖爷么。”
“飞机。”
“好好好,钱转你自己买啊,多退少补,出去好好玩千万千万千万别担心我!!”
后来我才知道,胖子以前的相好这段时间要来看他,他把我们两个支走是为了过二人世界呢。
“见色忘友”看着胖子新发的和一个美女在一起背景是雨村的朋友圈动态,我在心里默默又下了一次定义。
闷油瓶上飞机直接靠窗睡着了,还是穿的他最爱的连帽衫,只不过是黑色的。我看着他的脸,从下巴,到高挺的鼻梁,到闭上的宛若水墨一笔弯钩的眼睛,他的睫毛睡着的时候一颤一颤的,颤得我心痒痒。
这个时候,他突然动了一下,我马上假装看窗外的风景,研究每一朵云彩的形状。
“小哥你看这些多好……”我指着窗外,话还没说完,闷油瓶的身子直接靠了过来。
“……看啊”他已经换了个姿势靠着我的肩膀继续睡了,我的心跳有点加速,只能保持这个姿势不动,不过这又给了我观察他的机会,闷油瓶的脸真的让我觉得很有意思,虽然我也说不出来哪里有意思,可能是好看吧。
结果要降落的气候他才醒,搞的我半边身子都要麻了。我们拿了行李出机场,抬头是内蒙古广阔的蓝天。我神清气爽的抻了个懒腰,见多了江南的含蓄,来看看壮阔的北方也不错。
参加了当地的旅行社,我们坐上旅游大巴,刺目的阳光阻止了闷油瓶望天,变成了望我。
我被他看的鸡皮疙瘩快起来了,问道:“小哥,有什么事么?”
“吴邪,我在想一件事。”一个陈述句,总比没有回应好。
我心说你想事情也不用看着我想啊,怎么办被盯得有点紧张。
我一直感觉自己拿闷油瓶没辙,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更是这样,会出现心跳加速,出汗,微微脸红等异常反应。卧槽十年过去了我怎么面对他还变纯情了。
他盯着我看了很久,我忍不住转过头去和他对视,心说你看我那我也要看回来。
正当我要败下阵来的时候,车突然剧烈的颠簸了一下,闷油瓶的脸突然放大了数倍。
我愣住了。
这下闷油瓶反应比我快,他马上回到了正常坐姿目视前方。
前面的乘客在骂骂咧咧的,说司机瞎开车。
我还愣着。
刚刚,是什么碰了一下我的鼻尖?
是他的脸颊,鼻梁,还是……嘴?
反应过来的我回头盯着前面椅背上的广告,面部有点发烫,忍不住偷偷观察着闷油瓶露出来的耳廓。
没有红。
真失望。
提到内蒙古,很多人第一秒想到的就是大草原。那首古诗怎么说的:
天苍苍,野茫茫。
风吹草低见牛羊。
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和马背上的牧民,我的心仿佛也随风而去到天边,这让我一下子想到了过去的很多事情,似乎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纯粹的欣赏大自然了。导游叫我我才回神。
我跟着大部队去今天的住处放行李,回头一看,好小子,又不见了。
“小哥!张起灵!”我叫了两声,没叫来人,叫来了一匹马。
马上坐着的,正是闷油瓶。
???他什么时候搞到了一匹马,难不成他其实在内蒙古有块地只是我一直不知道?
仿佛看出了我在想什么,他指了指不远处租马的地方。并示意我和他一起过去。
“我先把东西放了。”我指了指我们的行李箱。
“好。”他说道。
没想到闷油瓶作为百岁老人,玩心还挺大的。我边放行李边想。
出来后他已经牵着另外一匹马在等我了。我打算上马的时候,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道:
“小哥……要不你还是自己去玩?”
他疑惑的看看我,我有点窘。过了一会儿,他好像意识到了:
“是不是腰?”
我的腰这些年损伤了一直没好,虽然平日里没什么,但是碰到剧烈的颠簸还是会不舒服。点点头表示回答正确。
于是,我看到小哥把两匹马带了回去,过了一会儿,他带了一辆马车过来,示意我上去。
合着你今天还偏要带上我了。
抱着舍命陪君子的心态,我还是上了车。
路途没有想象中那么颠簸,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很远,到了草原深处。
我觉得这个场景就特别像山大王掳走新娘子回去做压寨夫人。不,草大王。
闷油瓶是草大王。
我是被掳走的新娘子?
越想越不对,我索性去凑到闷油瓶旁边去烦他。
“小哥,为什么今天这么想骑马?”
“以前……”
我等他继续说下去。
“我小时候,常骑马。那个时候,我还不是张起灵。”
原来哑爸爸也会怀念过去呀……
他继续道:“我对于过去的记忆,很模糊,可是这个我还记得。”
突然觉得有点心酸,我对他说:“那你多玩会儿,说不定能想起来更多。”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反正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不管你的事还是我的事,我都会记住的。”
闷油瓶没什么表示,只是他握着马鞭的那只手轻轻抬了起来,拂过我前额的头发。
我只觉得被他碰到的地方都会发烫。
然后他一挥鞭子,马车瞬间加速了。
我母亲的!你高兴了也不需要这么表示吧!!
握住他的手臂以保持平衡,我似乎看到他的嘴角有浅浅的弧度。
算了,以后叫他闷三岁得了。
后来,靠着闷油瓶的肩膀,我颠簸着睡着了。
醒来的时候,面前有一条小河,只不过是竖着的。
意识到自己正躺着,我坐起来发现闷油瓶用背包给我当了枕头,他的外套披在我的肚子上。
马儿被放去吃草了,看了下四周没有闷油瓶的影子,我朝那条河走去。
河水清澈见底,周围也没有游客,一弯河水就这样横贯于天地之间,分隔了草坪。
倒影是天上的白云,云在河中流动着,时不时被荡起一丝涟漪。
这里就像缩小拉长版的茶卡盐湖。
河中间有个人影,肯定是闷油瓶了,走近了我才发现,他的表情有一种说不出的迷茫,迷茫的让我感觉他快随水而化开。
绿草影,人影,云影,完美的对称,阳光洒在水面上,水的波光在闷油瓶的脸和只着一件短袖的身子上流动着,仿佛他本就是独立于尘世之外的琉璃。
我被我的想象震惊了,为什么会突然把闷油瓶和琉璃想到一起。
可是我也不愿意立刻打破这份宁静。
反倒是闷油瓶先注意到了我,我看他光着脚在水里站了这么久,便想叫他上来,把外套给他披上。
“吴邪,和我在一起,你真的开心么?”他突然问道。
哇,闷油瓶居然会考虑我的感受了,不知为何有点感动。
“怎么可能不开心,只要你在那里,我就会开心,不论别的怎么样。”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。
“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。”他道。
我有点生气了,道:“十年都等过去了,你还在说这个。”
“……”他沉默的把目光投向水面。
我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理解错了他的意思,这句话和上次的意思不一样。
闷油瓶走上岸,轻轻的抱住了我,用脸颊蹭了蹭我。
这种撒娇一样的小动作,每次都让我脸红心跳,也无法抗拒,只能安抚的拍着他的背,顺便趁机给他披上外套,感冒了就不好了。
这个时候已经将近黄昏,我们把马车送了回去,缴费的时候发现这个马车将近一小时1000块,之后我决定再也不让闷油瓶在旅游区买东西。
但是他的话让我很在意。
在意了一整个黄昏,在意了一整个晚餐。
什么叫我和他在一起是不是真的开心……我看起来很丧吗?
同座的旅客们不知道为何聊起了蒙古的牧羊犬,又说到家里的猫猫狗狗,这个时候,一个旅客突然说到:“其实,很多流浪狗流浪猫什么的,只被人收养,就会很乖很乖,因为害怕被再次抛弃。”
虽然这样的联想很奇特。可我还是想到了。
小哥最近突然变得沉默,是不是因为缺乏安全感。让一个曾在世外的人再次入世,连他也会不安么?
“没有过去和未来。”我又想到了这句话。
晚餐后我发现小哥又失踪了,电话也打不通,但我直觉他在一个地方。
那条河的上游就在我们住处旁,我顺着它往下走,不一会儿就发现了闷油瓶正坐在地上,看天上的星星。
我把野餐垫铺好,也坐了下来。
满天繁星,河水也如同黑曜石一般闪烁着。
我想起在青铜门前,我也是这样想象着星空,想象着闷油瓶的脸,而他现在就在我身边。
“小哥”“吴邪”
同时开口。
“你先说吧。”我道
闷油瓶思考了一会儿,道:“那句话,是指的我不适应。”
“我不会像正常人一样生活,我生来便和你们不同,吴邪,一个人的心要从泥泞中脱出,是很难的。”
惊讶于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的同时,我对他说道:
“我说过,我会陪着你。”
“过去的事,我始终没有记起,不知道过去的我和现在的,是不是同一个人,你会觉得和这样的我相处,很累。”他又说了一个长句子。
“我也想对你好。”闷油瓶没头没脑的补充了一句。
可是这句话对我的杀伤力太大了,我的心跳瞬间加速。
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感受,他的过去充满了冒险和恐怖,猜疑和血腥,这是他能回忆的过去,现在平静的生活,也并没有让他觉得脚踏实地,反而漂浮般的不真实。
可是,哪怕这样,我也想成为那个牵着风筝的人,一圈一圈把他收回,带他回家。
“所以你今天坐了一天的马车,不仅仅是因为它让你想起了过去,也因为你觉得我总是照顾你,想带着我玩一玩,让我开心?”
闷油瓶点了点头。
啊啊,多么笨拙又可爱的人啊。
“我就想照顾你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,不管你的未来和过去,不管你信不信任这个世界,我就想照顾你,这是我最大的兴趣爱好,你受伤了我背你,你难过了我陪你,肚子饿了我给你做吃的,我想带你回家。”我有点上头了,继续道:
“你不用信任这个世界,如果你觉得那是虚假的,相信我就好了,我会一直在这里。”我牵起闷油瓶的手,抚上了我的脸颊。
“……我相信你。”闷油瓶说道。
然后,他的身子覆过来,我重心不稳倒在了垫子上,他用两只手臂把我圈在了下面。
我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了,可是又觉得那理所当然。
他对我笑了,身后,是无边无际的星辰。
有一点晕眩的我突然想到,他本人也像遥远的星辰一般神秘而触不可及,可是我观测到了他,我记住了他,我永远永远见证着他的存在。
而他的眼睛,比星辰还要明亮且深邃。
闷油瓶终于吻上了我,我伸出手抱住了他。
你不用去相信这个世界,只需要相信我。
就像我不用去看那星辰,只需要注视你的眼睛。

那个……大家好好看看调色盘吧
不要那么激动呀
虽然我对作者不是很了解
但是这两个江澄完全不一样呀……
我是作者的话我也不会这么笨的原名照搬吧orz

和旺财一起观雷听雨